您好!今天是
設為主頁收藏本頁
社交網站:
當前報章2021年02月23日
今日導讀
本報新聞
字體: 放大 還原 縮小
香港警隊宣傳片《守城》扣人心弦打動人心
    【新華社香港2月21日電】(新華社記者周文其)夜幕下,車隊閃著紅藍警燈疾馳而過,奔向香港多地。「Stand by!(準備!)」「Go!Go!Go!(上!上!上!)」話音剛落,一名名警員手持衝鋒鎗、身著防彈背心,向藏匿的暴徒發起突襲,將其一網打盡。
    這是香港警隊最新宣傳片《守城》中的片段。瀏覽破億、好評上萬,這部扣人心弦的短片打動人心。
    現實中,香港警隊做得更多。特別是「修例風波」以來,面對香港反對派和境外勢力的肆意抹黑與惡毒攻擊,他們依然專業得當、無懼無畏。
    「香港是我們共同的家。希望市民看完短片後,更加信任警隊,與警隊一同維護好這個家的安寧。」警務處公共關係科總警司郭嘉銓說。
       發生恐怖襲擊就會這樣行動
    「哪個警務人員的角色與現實差別很大?」
    「那一定是警務處處長鄧炳強。」
    執掌警隊的鄧炳強常常在警察總部統籌指揮。而在片中,他作為一名一線警員,全副武裝參與行動。
    不少市民看到這一幕都忍俊不禁。談及觸影感受,鄧炳強笑著說:「演技有點搞笑,大家喜歡就好。」
    鄧炳強和同事希望通過這一安排傳遞出「小角色有大意義」的理念。「不分職位高低,每名警務人員的工作都有價值。」郭嘉銓說。
    《守城》播出後,許多朋友打電話向公共關係科總督察翁海城「抱怨」:15分鐘的片長太短了,應該拍成90分鐘!
    「真實」是《守城》打動許多市民的一大原因。該片警察角色全部由警務人員飾演,製作團隊共動員了超過15個警隊單位的600多名人員。
    「飛虎隊」從直升機遊繩降落會展中心天台,「水鬼隊」武裝涉水潛入攻擊位置,爆炸組拉好封鎖線安全引爆炸彈……緊張刺激的片段目不暇接。
    翁海城說,《守城》沒有特技,警務人員大多都是本色出演,「發生恐怖襲擊時,就會這樣行動」。
    「指揮中心,勾到目標,白色旅行車。」
    「立刻叫其他攻擊隊去包圍!」
    站在警務處副處長蕭澤頤身邊,陳健國一臉堅毅,語調果斷地協助指揮。
    警察機動部隊總部校長,既是陳健國在《守城》中的角色,也是他的現實職務。每年,機動部隊都要在防暴、反恐等方面展開多項訓練。
    「一旦真有恐怖襲擊,我還會和影片中一樣,協助警隊上級處置危局。」他說。
    「感謝你們在‘修例風波’中守護香港!」「多謝你們對抗‘黑暴’,成果超出預期,辛苦了!」……看完《守城》,不少網民點讚留言。
    誠如網民所言,香港警隊一直不畏艱辛地開展執法行動。如今,他們的付出已初見回報。統計顯示,「修例風波」引發的暴力及違法情況在2020年已有所減少,縱火、刑事毀壞等罪案比2019年減少了25%。
    「我們有信心、有能力守護香港安寧。」郭嘉銓說。
      完全不同的體驗
    這並非陳健國第一次觸影。此前,他在一部介紹機動部隊的短片中有過演出:出鏡4秒鐘,台詞4個字——「繼續努力」。
    在《守城》中,陳健國的角色更有一些主角色彩。「台詞有好幾句,出鏡時間也長了不少。」他笑著說。
    即使是本色出演,陳健國依然遇到一些小麻煩。一度台詞說錯,表情有點不對,與「蕭sir」的互動略顯磕絆……一番調整下來,他頗費了些週折才完成拍攝。
    「比之前拍攝時緊張很多。不過,能多一次體驗還是很開心。」他說。
    翁海城的心情更激動一些。從前年1月加入公共關係科以來,他已經協助拍攝多部警隊短片。過去,他主要協助媒體與具體拍攝對象聯絡。
    這一次,他幾乎全程參與了攝製。一連數月,從最初溝通到聯絡部門,從前期踩點再到協調場地,都可以看到他忙碌的身影。
    「第一次看到《守城》成片時,真感覺像看到自己的孩子呱呱墜地。」他說。
    與此前一些警隊短片相比,差別更大的是《守城》攝製前的社會環境。陳健國在1992年就加入了香港警隊。在他記憶裡,香港警隊長期的形象都是專業得當、理性克制。
    「修例風波」期間,作為警隊應對暴亂的一支關鍵力量,機動部隊屢屢在街頭止暴制亂。
    然而,反中亂港分子卻極盡造謠栽贓之能事,頻頻抹黑污名警隊,把一連串憑空捏造的「指控」扣到警隊頭上。受此影響,一些市民對警隊心存誤解。
    「從沒想過有一天會遭到這麼多抹黑。」陳健國說。
    許多警察心裡都憋著一股勁,想向市民展現警隊的真實形象。
    這次攝製最讓翁海城開心的,就是與所有警隊單位溝通時都沒有遇到困難。無論是警隊高層還是一線警員,都愉快地參與了拍攝。「600多名警務人員通力合作,為大家帶來了一場‘視覺盛宴’。」
      盡全力向市民展現警隊形象
    在9天現場拍攝中,翁海城見證了同事的努力與付出。
    由於拍攝時間有限,每天下午四五點就得開始做拍攝準備工作。攝製組從日落時分開機,一直拍到淩晨五六點太陽升起。
    「有關警務人員既要參與拍攝,還得確保正常上班,很不容易。」翁海城說,他們的上司與同事也很配合,盡全力協助完成拍攝。
    拍攝期間,翁海城也經歷了一些「緊張」時刻。片中一幕戲要在會展中心天台拍攝。由於排期緊張,直到拍攝當天上午會展中心才與警方簽約。「沒想到時間這麼緊。」
    事實上,《守城》只是「修例風波」以來警方展現自身形象的妙招之一。2019年11月起,郭嘉銓就帶領同事建立了一個直播團隊,將暴力示威現場的畫面清晰展現給市民。「希望他們多一個角度去理解警方為何要如此執法。」他說。
    2020年,警隊召開了500多場新聞發佈會,安排了150多場專訪,其中超過30場都是鄧炳強親自受訪。如此高頻率的新聞發佈,消除了不少謠言與誤解。
    受新冠肺炎疫情影響,警方一些線下活動被迫取消。
   「未來疫情緩和後,我們會重新舉辦一些關於培育團隊精神的訓練,吸引更多青少年參與。」在郭嘉銓看來,爭取更多市民支持警隊是一項十分必要的工作。
  「維護社會安寧,單靠警方是不夠的,一定需要市民守法及支持警方的工作。今後,我們會繼續努力澄清誤解,與市民一同守護我城。」他說。
昔日新聞
今日推薦
友情鏈接
聯繫我們
                                       Email:sengpou@macau.ctm.net
                            sengpou888@gmail.com
                 電話:編輯部 28574294  廣告部 28938387 
                
圖文傳真:28388192 28316404
                                     
地址:澳門 蓬萊新巷 9號 地下二樓
星報首頁 | 昔日新聞 | 各項專版 | 廣告業務 | 報社簡介 | 澳門日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