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今天是
設為主頁收藏本頁
社交網站:
當前報章2018年05月18日
今日導讀
本報新聞
字體: 放大 還原 縮小
央積金何時強制性須定時間表
    在利益掛帥的商業社會,真正懂得為僱員著想的僱主就算仍未絕種,但相信也一定比鑽石還要稀有。為了自身利益,儘管有明文規定,僱主亦會千方百計鑽法律罅,壓榨僱員的薪酬福利。若然沒有法律的約束,僱主就更加不會自動自覺為僱員提供額外的福利。在非強制的情況下,聲稱「福利太多就會養懶人」的僱主,會甘願為打工仔加入中央公積金制度嗎?將關乎打工仔退休生活的央積金的期望寄託在僱主的良知上,似乎有點不切合實際!
    人口老化 未來十年加劇
    近年人口老化問題加劇,據「2016中期人口統計」資料顯示,上世紀七十至八十年代的移入人口逐漸步入老年,令年齡在六十五歲及以上的老年人口較五年前大幅上升逾四成八至五萬九千三百八十三人,佔總人口百分之九點一,老年人口增長迅速,預計未來十年人口老化速度將進一步加快。同時,《2015年人口政策研究報告》亦預計,到了二零二五年,澳門將步入老齡社會,老齡人口比例達百分之十六,壽命將上升至八十四歲。人口老齡化,退休保障更為重要。長者一輩子辛苦打拼,獻出了寶貴的青蔥歲月,對社會作出重大貢獻,為了讓他們安享晚年,退休無後顧之憂,構建完善的社會保障制度事關重大。
    央積金制度 實施非強制
    二零零七年,當局提出中央公積金制度的構想,研究再研究,討論再討論,諮詢再諮詢,直至二零一六年,政府卻將原本計劃的全民強制性改為非強制性,打工仔當然感到失望。據《非強制性中央公積金制度》法案,社會保障基金會為所有年滿十八歲或未滿十八歲但已就業的澳門居民開立中央公積金個人帳戶,個人帳戶具可攜性。供款計劃設有共同供款計劃和個人供款計劃,共同供款計劃由僱主及僱員共同供款,每月最低供款額為僱員月薪百分之五,如僱員扣除百分之五最少供款額後,收入低於物業保安及清潔最低工資金額則毋需供款,但僱主仍需供款;若超出最低工資五倍,僱主及僱員均毋需就超出的部分供款。僱員並可自行開立個人供款計劃,每月最低供款額五百元。另外,僱主或公積金帳戶擁有人設立或修改公積金計劃均須經社保基金許可,如僱主擬將私人退休金計劃銜接至公積金共同計劃亦須許可,僱員以書面方式通知僱主是否參與。而《非強制中央公積金制度》已於今年一月一日實施。
    非強制央積金 令人失望
    在這個逐利的年頭,良心僱主難求!僱主為了賺取最大利益,就算不壓榨僱員的薪酬,也很難會自動自覺為僱員提供額外福利。僱主始終利字當頭,視最低工資為洪水猛獸;視三工、產假、侍產假為惡魔鬼怪,對於僱員的家庭和諧、退休保障,擺出一副事不關己的模樣。勞資地位天生對立,利益衝突,近年勞資雙方隔空罵戰的火藥味也甚濃,彼此早已心存芥蒂。對於有明文規定的僱員福利權益,僱主都試圖鋌而走險去逃避;對於沒有法律規定的僱員權益,僱主又怎會「自投羅網」?中央公積金制度在社會討論多時,當局一拖再拖,蹉跎不少歲月,醜婦終須見家翁,但卻由原本計劃的全民強制性改為非強制性,實在令人失望。足足花了近十年的時間去討論和諮詢,中央公積金卻以非強制形式推出,錙銖必較的僱主只會「側側膊」,最終中央公積金可能只會徒具虛名。
利字當頭 僱主形象刻薄
有云﹕江山易改,本性難移。逐利、追求自身利益最大化是商人的本性,這是眾所周知亦難以改變的事實。對於商界種種惹來民憤的言論行為,確實罄竹難書。經濟深度調整時,僱主自稱為了開源節流,就擺出一副委屈的樣子要求僱員減薪或放無薪假以同舟共濟;但經濟好景時,僱主又自言成本壓力大、「揾埋都唔夠交租」,不但不予僱員分享應得的經濟成果,更期望有更多外勞取替本地僱員。數年前,就曾經有博企高層拋出「政府應重新考慮莊荷職位是否只容許當地居民擔任」的言論,企圖測試社會反應,結果惹來社會極大回響,數以千計的博彩從業員走上街頭遊行,要求政府正視莊荷的權益。僱主總抱著「低成本、高效益」的原則,時常挖空心思自製出「高薪也聘請不了人」的假象,故此出現了鄭安庭議員「四萬蚊都請唔到送貨司機」此種天怒人怨的言論,其動機是什麼,相信明眼人一看就已知道。另外,無良僱主又愛將勞工應有的權益抹黑成為福利主義、是僱員不求上進的毒藥,因此說出了「福利太多就會養懶人」的奇談歪理。由於僱主自私刻薄的形象植根於僱員心中太深太久,所以僱員對僱主的信任早已盡失。
壽比南山 退休生活怎過
「壽比南山」是不少人的願望,但不怕少年苦,最怕老來窮,如果年老時憂柴憂米,生活足襟見肘,最終跌入貧窮的深淵,那麼長壽就是就是一種折磨、負累和懲罰。據統計,澳門屬於全球最長壽的地區之一,人均壽命約八十四歲。若然六十五歲退休,仍然有起碼近二十年的日子要過。其實,澳門絕非「連月薪四萬元的工作也沒人願意做」那般好景,一般打工仔供車供樓養家餬口尚且左支右絀,私人積蓄不會太多,單靠那三、四千元的養老金難以很好支撐退休生活,故完善的中央公積金制度尤為重要。另外,據資料顯示,截至去年底,有十四萬六千人參與私人退休基金計劃,當中單單博彩業參與人數已達六萬六千人,覆蓋行業逾八成三。
    何時強制性 須定時間表
    古語有云﹕天下熙熙皆為利来,天下攘攘皆為利往。特別是資方,事事斤斤計較,為了那十元八角的社保供款也可拗到面紅耳赤,氣上心頭,其自私吝嗇的形象可謂表露無遺。對於僱主來說,什麼社會責任、家庭和諧、員工是企業最重要的財富,統統都是扯淡。沒有法律法規去保障僱員的福祉,將保障打工仔退休生活的期望寄託在僱主的良知上,是完全不靠譜的。中央公積金制度何時從非強制性過度至強制性,當局必定要有明確時間表,絕不能繼續扮鴕鳥,否則市民退休後就難以過著頤養天年的生活!
              *雲迪*
昔日新聞
今日推薦
友情鏈接
聯繫我們
                                       Email:sengpou@macau.ctm.net
                            sengpou888@gmail.com
                 電話:編輯部 28574294  廣告部 28938387 
                
圖文傳真:28388192 28316404
                                     
地址:澳門 蓬萊新巷 9號 地下二樓
星報首頁 | 昔日新聞 | 各項專版 | 廣告業務 | 報社簡介 | 澳門日記